2019春夏嘉年華

“漁”2019春夏高定系列“嘉年華”,講述的是一種生活方式,它是陽光明媚的,是歡聲笑語的,是熱鬧喜慶的,是東西方元素在一片嬉戲中相互融合的生活理念。本季從西西裡、馬耳他汲取靈感,将西方藝術與東方設計融入其中。從傳統到創新,從性感到奢華,盡管設計豐富多樣,但它們都從側面反映了“漁”東西方文化全新表達的共通精神。

2019秋冬山海經

本季“漁”以東方古籍《山海經》為序引,以書中所叙述的山水意境、奇珍瑞獸、奇思妙想為創作靈感源泉,向大家展現出神秘的東方世界。《山海經》是天馬行空的,踏夢而來的,掙脫生活的缰繩,讓思想與身體得到釋放。“漁”通過新視角,打破了時空限制與文化差異,融入當代的審美,将大東方的藝術智慧濃縮于方寸之間,呈現出鮮活的寓于傳統文化深處的東方新時尚。

2018春夏“翠堤春曉”

本季讓我們從一部榮獲1939年奧斯卡最佳攝影獎的電影說起。《翠堤春曉》是一部講述奧地利作曲家――“華爾茲王”約翰·施特勞斯的音樂藝術和愛情傳奇的黑白傳記片。浪漫動人的故事,悠揚的旋律、柔美的華爾茲啟發本季的靈感,它把抽象的藝術音符、大自然的和諧美景和人物情感完美結合,讓觀賞者以美的态度面對生活,找到自己人生與藝術的聯系。對于“漁”來說,本季的“翠堤春曉”是一次全新的旅程,“漁”用獨特的第三類視角,創造屬于東方的時尚與國際化。

2018秋冬“踏雪尋梅”

梅,鬥雪淩霜,香清寒豔,有着清雅高潔的逸韻,曆來為世人所歆慕。尋,尋的是一份淩寒獨自開的清韻高格,這種獨特的調性,存于世俗,但又不向世俗妥協的勇氣與智慧,也是“漁”一直追求的品格與精神。漁”的踏雪尋梅是一種人文情懷在梅身上投射的過程,意在尋找更加懂得顧客之美與獨特個性的服裝,并以獨特的時尚視角,創造屬于中國的文化潮牌。本季設計師通過人文複興、品牌因子、匠人手藝、創意細節四大曆程将寒梅精神運用到服裝設計中,更加關注當下文化、生活,創造出更有人文氣息與情感表達的服裝。在新一季呈現以東方文化為主導的時尚新形象,賦予顧客獨一無二的力量美學。

2017春夏“山河水”

本季以自在的寫意生活為題材,展現出詩意情境的活色生香。“漁”設計師用典雅的東方式細緻,描繪清逸淡雅的中式美學,以簡潔凝練的手法表達清雅緻和的氣蘊,尋求心靈深處的平和與樸素的浪漫。本季從心出發,抛開一切喧嚣和過度裝飾,精緻的裁剪和舒适的曲線帶領我們放慢步伐,回歸生活的本真,重新找尋精神世界的“停頓”和“留白”。

2017秋冬“藍蓮花”

本季以探尋“漁”的東方基因為題材,追随初心,懷念記憶中那永不凋零的冒險旅程,講述了不同文化反複交流,傳統在融合中重生,在新解中傳承,碰撞出新的火花。設計師大膽運用新潮的線條剪裁,碰撞被逐漸塵封的東方圖騰,曾經的濃墨重彩以全新的面貌回歸,幻化成獨具韻味的别樣姿态。本季回顧往昔,将飽含濃郁東方韻味的精粹基因與多樣獨特的手法相結合,呈現出妩媚瑰麗的東方新奢華。

2016春夏“黃金年代

當時空轉換紙醉金迷的黃金十年(1920s),走進藝術殿堂的又一蓬勃盛世,我們以摩登的手法重新演繹當代華麗醉心的服飾經典,在經典與摩登之間再續西情東韻。本季以20世紀20年代為縮影,捕捉美好而充滿創作激情的黃金時代,用利落的剪裁與别緻的新式工藝向經典緻敬。設計師将包含情感與美感的時尚元素,用最純粹的藝術線條展現,用搖曳生姿的寬松廓形、迷幻張揚的藝術圖案,塑造獨立自信,自由随性的新女性形象。

2016秋冬“喜福會”

“漁”2016秋冬“喜福會”追求愛與溫馨的歸屬感,懷念那溫情醇厚的過往歲月,講述了在不同理念反複融合的新思潮影響下,傳統在繼承中新解、重生,創造出新的美感。曾經最耀眼的印記帶來溫情基因的回歸,那是純粹的手工線縫與情感繡迹,一針一線皆是綿密情思。我們用精工細制的态度,演繹當代更加精緻完美的服飾經典,打造出複古而創意的新形象。

2015春夏“莫奈花園”

花是漁牌設計中永恒的元素,“漁”2015春夏“莫奈花園”系列打造充滿朦胧藝術氣息的春季花園,從久遠的繪畫作品中汲取靈感,通過颠覆思維性的創新手法,營造美妙而生動、陳舊而絢麗的獨特中式美感。精緻含蓄的繡花與唯美古典的全新設計風格交織為一體,演變出創新的藝術新旋律。在這個春暖花開的時節,讓我們向藝術緻敬!

2015秋冬“繁花”

“漁”2015秋冬“繁花”系列,讓藝術回歸自然成為創新時代的潮流靈感,脫離傳統感官模式與邏輯思維的限制,用自由的手法與色彩表現藝術的新意。設計師深入探索細節,把舊時光的古典與華麗放在現代主義裡打破與重組,創新出新的美感。本季重新思考藝術的新奇視角,以全新眼光尋找新的感觸,發現日常生活中的獨特之美,設計靈感超越傳統藝術融入時尚情感,将迷人麗影與繁花芳卉寫盡,譜寫出這個秋冬最絢爛的奢華頌曲。

2014春夏“鳳栖梧”

“漁”2014春夏“鳳栖梧”系列靈感來自東方文化古國尼泊爾,設計師在古老的民族文化中探索古樸與典雅相融,演繹妩媚悅目的真我态度。系列設計展現出絢麗多彩的萬花筒世界,猶如置身于優雅神秘的迷幻之境,美輪美奂。神秘的古老皇宮符号、原始部落圖像和護身符圖案的組合,為富有東方韻緻的繡花注入了濃郁異域情調的部落風格。绮麗的幻想世界給印花圖案帶來了新的發展方向,似濃似淡的半抽象色塊印花,散發出天籁梵音般的藝術氣息。配合層疊網紗、拼接蕾絲、新式立體花型等裝飾效果,為“漁”注入一種絢麗及視幻的華麗格調。

2014秋冬“翡冷翠”

當民國範遇上歐洲古典,必定綻放迷人而詩意的氣質!“漁”2014秋冬“翡冷翠”一路向西尋求50年代的複古靈感,用融合迷人而美麗的東方針刺圖案描繪意大利式的優雅輕狂,架起一座連接展現東方魅力和西方銳意的時空橋梁,成就一篇韻味醇厚的藝術詩集。文藝複興時期的手工作坊,雕像林立的廣場,優雅古老的建築群落,巍峨的雕刻宮牆,廊橋上煽情的琉璃波光,連空氣中都彌漫的詩歌與繪畫、藝術家的高貴與浪漫氣息……本季度把美麗的翡冷翠與中國傳統文化藝術元素巧妙融合,碰撞出複古、藝術、優雅、溫暖的新意境。

2013春夏“玲珑”

“漁”2013春夏“玲珑”系列,從中國珍貴的傳統民族工藝——雲南納西族東巴刺繡藝術中汲取靈感,與20世紀30年代的複古時尚風相融合,在經典與摩登之間再續東情西韻。大量極具“漁”式特色的繡花及圖案,以及富有藝術氣息的幾何圖案,在玲珑精緻的身段上綻放華美溢彩。濃郁的東方情懷,在設計師的精心調制下,讓“漁”呈現出耳目一新的時尚意境。玲珑精緻的東方情調與幽遠恬靜的氣質完美契合,诠釋現代女性優雅神秘且獨立的知性形象。

2013秋冬“東方迷情”

本季“東方迷情”系列用精巧絕倫的刺繡圖案裝載着東方水墨藝術的含蓄和弗朗明戈式的奔放,以寬松多變的廓形和高度飽和的色調演繹女人的旖旎與柔情,诠釋出女性對生活自由灑脫的樂觀态度。多元化民族風格與韻味醇厚的東方文化相互融合,奇異的波希米亞迷幻風格與水墨畫、京劇等中國元素交織,這種融合了多種感情色彩和精神力量的信念,把暧昧感性與飄逸知性的美,渾然天成的展現在東方的舞台上迷情芬芳,造就了本季不一樣的迷離東韻。

2012春夏“甜蜜的生活”

2012年春夏,時裝回到了三四十年代那個精緻又優雅的美好時光,30-40年代女性或獨立或冷豔的完美形象,散發着無盡的低調優雅。英式的時尚感與唯美浪漫感孕育出了新古典主義的甜蜜生活感,讓人有着穿越時空的追溯感,在一派輕松浪漫的時光中感受那久遠的美輪美奂與輕松甜蜜。在春天的和煦微光下,“漁”帶你走進那閃耀燦爛的時尚浪漫生活,體驗那如粉彩茶香般意猶未盡的優雅女人味。

2012秋冬“錦繡”

撩開東方神秘面紗,濃郁拜占廷風撲面而來。琉璃珠、金絲線、馬賽克風行,見證中華刺繡的絕代風華,織繪出獨具“漁”式風格的錦繡華服,傳頌女性至真至誠之美。本季“漁”從“拜占庭”藝術風格中汲取靈感為我所用,發掘出凸顯自我風格的服飾,将炫麗的東方色彩,搭配亮珠片、鑲貼藝術、馬賽克裝飾等元素,打造出缤紛多變的裝飾性,華麗與複古相得益彰。不同質地的材料和色彩拼接,既強調個性又不失女性的妩媚。色彩濃烈但簡潔明快,将拜占庭古典風格滲入東方女人的華美氣質中,演繹出奢華傳世之美。

2011年春夏“遊園驚夢”

“遊園驚夢”的靈感來源于夢境中繁花似錦的盎然春意,難得一見的東方園林美景。本季引申的“遊園”、“驚夢”、“尋夢”三大系列,由昆曲《牡丹亭》的主題精華篇章而來,結合其亦真亦幻的美好意境,将複古華麗的中式情結與現代浪漫的歐式剪裁相融合,譜寫出浪漫主義風格的主題寓意。對比以往,本季更加注重強調女人味的細節。而溫暖的亮麗色澤跳躍貫穿始終,帶來積極向上的歡樂調,帶領大家體驗一場繁花似錦的華麗美夢。

2011年秋冬“摩登時代”

時尚輪回,複古風潮風起雲湧,經久不衰。回首往日之時尚界,似乎每一個時代的人們都有一種代表性的服裝,而在21世紀的這10年,時尚界的風潮趨向多元化,流于豐富多變且不拘一格的形式。但仔細留意,仍可發現一些人盡皆喜的風格——幾乎每個季節我們都可見到複古的影子表現在當代時裝上,設計師們汲取上世紀初甚至中古時代的精華,結合當代工藝,巧手制作霓裳,将複古與現代結合成獨特的時代特色。本季“漁”已經布置好時光機,準備,開始,穿越,帶我們重回摩登時代,美好時光,溫柔定格。

2010年春夏“喜宴”

喜宴,是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喜宴,是婚姻的開端。這些最初的感動我們都應該持續保溫,即使在經濟危機的高壓下,人們亦需平息心情,保持甜蜜,善待自己。本季将喜宴的甜蜜、歡喜感觸轉化為設計主題,通過服裝勾勒華麗場景,以編結疊花為主要手法創新無數細節,寓意幸福糾纏。清新與濃烈融合的色彩調配出一片濃濃愛意,舒适度和時髦感明顯提升。趣味性的圖騰也在本季登陸,驚喜之餘更提升生活之樂趣。

2010年秋冬“冬至”

“圓”有着團圓、和美之意,也因此成為這一季的設計靈感來源,将感觸轉化為設計意象的同時,堅定描畫美好良辰,幻構如畫美景,正是春華秋實,此時好景宜人。本季以濃烈的理想主義色彩頌揚生活的甜蜜美滿與幸福快意,感歎因緣分凝聚的家人讓生命變得圓滿完整,贊頌洗練成熟女性心靈的至誠至美與柔情溫婉的知性内在,以及閱盡繁華仍對美好生活的執着向往與懂得珍惜感恩的處世之态。

2009年春夏“彌香”

“百鳥齊鳴、花漫鳥巢、吉祥如意、芳香彌漫”便是“彌香”要描繪的烏托邦式的歡樂幻象意境,以浪漫派詩人手法訴說春的氣息、花的故事。她給我們帶來的是強烈的視覺效果,像一幅色彩絢麗得讓我們應接不暇、風格大氣灑脫的現代油畫,展現撲面而來的花意弄潮。花朵是甜美、歡躍或掬靜的,細想,女人何嘗不是這樣的性情、如花般的人生,經曆世間風露,蓄釀體内,終于娉婷綻放。

2009年秋冬“花好月圓”

09秋冬,“漁”在複古的雍容大器裡透露出曆經時代變遷後的洗練成熟。唯有保持心靈的至誠至美,外在的華麗絢爛才不緻流于空泛俗媚。本季将單純美好的心靈與奢華誇張的外在做出全然的對比,将簡單與華麗兩種元素碰撞、融合。回顧民俗風格,再現文化傳統,意把最樸實最濃情的民間美好願望捧出,傳達吉祥如意。将源源不絕的生命力注入作品的原貌以美滿幸福的色彩來點綴心情,寄予對生活的美好祝願。

2008年春夏“宮”

中國情結和西方元素相融合,簡單時尚,低調個性。呈現出華夏精髓、中華風韻。“宮,穹也,屋見于垣上,穹窿然也。”“宮”的最初形态便有如此恢弘的氣勢,如此遠古的中國情結。2008年春夏“漁”靈光閃現源于折射着曆史光彩,回蕩着歲月漣漪的“宮”所散發的濃濃中國味。于是,釋放積蓄已久的中國情愫,汲取經典的西方元素,簡單時尚着,低調個性着;在春雨夏荷間歌唱,在紅花綠葉間舞蹈。用創意與智慧讓08春夏的“漁”,呈現出華夏之精髓、中華之風韻。

2008年秋冬“中國匣子”

匣,用以收藏,收藏曾經過往,封藏時間和空間的碎片,保存那些不想褪色的故事。“漁”也有她的收藏癖,“漁”集東方醇美,采納被遺忘的文化,然後以能工巧匠之手,将它們幻化成富于現代氣息的另種姿态,這就是我們要向您展示的“中國匣子”中的獨特藏品。泛黃的剪紙窗花、虛渺于塵世的生旦淨末等中國情節勇敢暢快地與空氣擁抱碰撞、化學反應……此時,已款款而來,展露她們的新風貌。

2007年春夏“小城之春”

2007春夏的“漁”,倘佯于小城之春。含蓄的韻味,用典型的東方式細緻去描述。甯靜歲月祥和的憧憬與創造者的激情,在新一季的設計中得到均衡。回顧着經典,從新的起點出發創造新鮮感,帶着一種微妙的美讓“漁”變得更詩意。輕輕扣響心門,記憶的口袋,裝載着無限憧憬與激情。十年之後,我們依舊如此動人。

2007年秋冬“東方快車”

2007年的秋冬,“漁”用悠悠的态度,演繹曾經的濃墨重彩,驕奢迷離。大東方文化的包容性淋漓盡緻的表現其中。華麗的外表修飾樸質的精髓,随性的裝點襯托精緻的細節,多元的色彩提煉單純的理念。“漁”的導演,微妙的心情,原來可以如此簡單呈現。東方快車疾馳,擊落一地驚豔與奪目……

2006年春夏“非洲鼓”

非洲元素與中國東方情懷的親密接觸,打破了單純的非洲精神,創造出時而熱烈奔放、時而細膩優雅的中西合璧新風尚。濃郁、深重、飽和的原始民族色彩,輕松無約束的面料,浪漫、自然或是奔放的裝束,精緻細節的點綴……将部落印象、民族特色、異域文化、自然本色融合在一起,創造出紮根于生活本身